新闻中心
经营发展
社会责任
企业文化
党建工作
纪检监察
信息公开
投资者关系

新闻中心

基层特稿

江苏公司:96号风机
来源:江苏公司作者:郑翀日期:19.03.14

  我的故事,发生在海上。大家好,我是江苏公司郑翀,接下来,让我们一起出海捕风。

  去年6月26日的下午,我出海刚刚回到岸上,就被叫到船舱内参加部门会议。主任王锋表情很严肃:“到6月底只剩4天了,现在H2项目还有21台风机没并网!我已经向公司打了报告,咱们务必保证月底全容量投产。”

  听了这句话,我心里咯噔一下,这不是立下了军令状嘛!

  当时我就说“王主任,按正常调试速度来说的话这21台风机可是半个多月的工作量!”王锋扬了扬他手里的排班表,说:“对啊,不过我仔细排了计划,如果咱们安排的好,抓点紧,辛苦些,还是有可能完成的。兄弟们!咱们这次的代号就叫‘黄海行动’,这名字给力吧?”

  第二天凌晨4点,我们揣了些干粮,摸着黑跳上了交通船,奔着我们的目标96号风机就去了。

  我记得那天天气特别不好,交通船在海面上就像一片树叶,随着海浪上上下下。突然一个大浪就拍过来!我一把拉住正趴在船舷上吐的小李,把他拽到舱内。我朝着他大吼:“你不要命啦!这么大浪跑出来干啥!”“郑主任,我真撑不住了……”说话间,他又蹲在地上吐了个天昏地暗。

  好不容易到了风机塔下,因为有横风,十几米的爬梯,我们足足爬了7、8分钟。忽然,小李“啊”的一声惊叫,把我吓的一哆嗦!回头往下看,看见小李在下面紧紧抓住爬梯,脸色苍白,原来是他刚才吐的厉害,这脚一软,补给袋子掉到海里去了,这可是他一整天的口粮啊。事后我问他,为啥不留在在交通船上休息,他说,再待在船上肝儿都要吐出来了,还不如上风机。

  其实他不知道,上了风机比在船上还难熬。

  这调试工作一旦开始,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。到了中午12点,这哑巴太阳开始发威了,在我们那啊,这阴天的太阳比晴天更烤人。外面刮大风,里面像蒸笼,体感温度至少40度,每个人从内到外已经湿透了两三遍。

  就在这时,对讲机里传来了交通船的呼叫:“未来几小时内,预报有大风!潮水方向也将改变,请做好撤离准备!”

  这下,我们几个都呆住了。怎么办?按常规来说的话,应该第一时间撤离。但是这一撤,月底全部并网的任务肯定是泡汤了!

  是撤还是干?

  在向公司汇报了情况并获得批准后,我们决定继续调试。但谁也没有想到,接下来的28个小时却是我们入职以来最大的考验……

  下午5点半,高压设备柜绝缘试验完成;

  晚上7点10分,继电保护装置检查完毕;

  可是到了9点,信号反馈显示故障,没有进展;

  到了11点,信号反馈依然故障,还是没有进展……

  这时候,已经过了零点,我们吐空的肚子开始咕咕叫了。由于只带一天的干粮,我们坐在一起分了手头上剩下的面包。我记得,我嚼了两口,没有香味却有股子血腥味,一抹才发现不知不觉中嘴唇已被烤干,好几道口子。现在回想起来,那个不眠的夜晚是带着一丝恐惧度过的,我们像待在一个密闭的笼子里,就那么孤零零挂在大海上,心里头七上八下的。

  一夜过去了,时间很快到了下午2点。机舱内的温度又起来了,每个人后背都结出了一圈圈的汗碱,四周都是热烘烘而且刺鼻的海腥味,冲的脑子都晕,调试陷入了僵局。这时,我突然灵光一闪:会不会是风速仪出了问题?平时都是预先调试好的,但现在该查的都查过了,只有这一种可能性了。我对王锋建议:要不我们再排查一遍风速仪吧……

  王锋二话没说系上安全带,几步就跨上了出舱的爬梯。我立马跟上去,爬上了百米高空中的舱顶。一出仓门,“嗖”的一声,大风压着安全帽的帽沿带起了呼呼的哨声,我慢慢的站起身子,看了看四周。

  您知道吗,海上风机可是个庞然大物,机顶的面积就有好几个屋子那么大,可是和这大海一比起来,风机顶多就是个小竹签,我俩站在机顶上就像个小米粒儿!那一望无际的大海,我们的周边没遮没拦的,只有两根安全绳保持着和风机的联系,那种压迫感……大家都看过《流浪地球》里的太空行走吧,现在想想我就是海上风电的吴京啊!

  我们一点都不敢耽误,猫着身子爬到舱顶尾部的风速仪旁边。那个位置更险,一探头,就是百米深的海面,我们可不敢四周乱看,埋着头干活。经过检查,发现是风速仪的信号线松了,立刻就重新做了调整。那短短的一会是我度过的最漫长的十几分钟,就在我腿肚子发软快站不住的时候,王锋终于给了我一个手势,我俩互相牵引回到了舱内。

  一进仓门,我俩都一屁股瘫倒在地上。

  “应该好了,申请并网吧。”王锋说。

  伴随着风机巨大的桨叶缓缓转动,我们总算出了口气…滨海北H2项目96号风机,终于在我们手中,并网成功了!

您是第   位浏览者
Baidu
搜狗